欢迎来到斯坦福青岛研究院!

国际视角|新冠疫情下限制个人活动对精神健康的影响

作者:qdsitanfu   时间:2020-12-30
作者:Elisabet Rodriguez Alzueta,博士后研究员。

斯坦福国际研究院SRI生物科学,健康科学中心。

 

近9个月来,在大多数国家,对新冠疫情COVID-19大流行病造成的实际损失进行了跟踪、分析,然后向全世界数百万人通报关于感染、住院和死亡率的最新情况已经成为日常生活的一部分。

 

在2020年3月开始隔离和监禁之后不久,我正与几位科学同事交谈,我们大家都表达了类似且日益增长的担忧:世界上的人口不仅面临身体健康紧急事件,而且还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全球精神健康威胁。我们的担忧不仅基于常识和我们自己的科学知识,而且还基于新冠疫情之前爆发的重大流行病疫情被限制人的研究,例如SARS和MERS。


国际视角|新冠疫情下限制个人活动对精神健康的影响(图1)


2020年4月至2020年5月,来自59个国家/地区的6882名成年人参加了调查。我们的多国、跨组织研究团队对他们的回答进行了汇总,并在最近发表在《临床心理学杂志》上在线发表,它们还强调了可能导致与大流行相关的心理健康问题的人口统计学风险因素:


1

调查结果表明,由于新冠疫情大流行,全球成年人口中有很大一部分经历了抑郁和/或焦虑症状。具体来说,有24%的受访者报告了中度至重度的抑郁症状,而19.5%的人报告了中度至重度的焦虑症状。

2

除了个人的人口统计学特征,检疫状况和COVID-19感染状况外,抑郁和焦虑症状更高的最强预测因素是与COVID-19相关的生活变化,例如从家里过渡到工作,无法支付账单,以及在家里有口头辩论或与其他成年人发生冲突。

3

与男性相比,女性的抑郁和焦虑症状患病率更高。


与抑郁症和焦虑症的高发有关的其他人口统计学因素还包括年轻化,不结伴以及生活在高收入国家。


在低收入国家的家庭,工作和生活中有受抚养的孩子,可以降低个人遭受抑郁和焦虑的可能性。


我们的某些发现可能是以前的研究和/或心理健康实践所预测的,但某些并非预期的。举个例子,我们感到惊讶的是,在我们进行调查时,政府检疫举措或限制社会活动并不是抑郁和焦虑症状的显着预测指标。这一发现表明,本研究报告的抑郁和焦虑症状不是政府的限制直接导致的,而是这些限制以及整个疫情大流行对研究参与者的生活造成的后果。


作为斯坦福国际研究院SRI健康科学中心的研究员,我很感激我有能力和能力探索这一及时而重要的主题。这些发现有助于斯坦福国际研究院SRI在人类健康方面的广泛研究和专业知识,同时有助于满足关键且潜在增长的全球健康需求。